笑笑屋

镇上来了一个民间马戏团,并搭建了几处游戏小屋给年轻人们玩乐。我们挤在一间叫做“笑笑屋”的门前,看它门口张贴的海报说明:

这是一个布满了幽默机关的屋子

买票进入之后

你的任务是识穿所有障眼法

找到离开笑笑屋的门

我们一行有四个人一起走了进来,屋内仅有一个小厅,在右手边有几级台阶,台阶上装着一扇门通往露台。径直走出去后,看见那露台的地面是歪七扭八的小块地砖,有一些边角还未贴好,露出棕黑的泥沙。在靠近围栏的地方砌着一方小小的花圃,里面散布垃圾。

围栏外没有出口,也没有镇上的风景。

从围栏直视出去,冷雾环抱着崇山峻岭,如几位巨人穿着青灰色的甲衣。

我们大惊失色,纷纷趴在围栏边朝下望去,这露台竟然建在一座威严高崖之上,遥远的山脚连接着细细的河谷,不知通往何方。

回到屋内后,我们发现进来的门已经消失不见,而小厅正中多了一扇窗,推开那扇窗后,房间随着窗户的动作像打开箱门一样向前扩张了。我们又推开屋内摆放的长凳、墙边的花瓶、通往露台的台阶,每推动一处房间就向外摊开一些,面积越来越大,我们终于意识到这个屋子是走不出去的了,只好再次回到露台。

露台外面的景色仍是那巨人一般的山崖,风像抖毯子一样,沉重地一顿一顿地刮过来。

在天台的花圃里我们捡了一些土块、饮料瓶、吸管,往围栏外扔下去,想试探这里的高度是否真实。刚开始它们像纸片一样缓缓飘下,低于围栏后便瞬间加速坠落,转眼已无影无踪。

所有人都害怕了,没有谁敢从那里跳下去。

我们去推动围栏,露台伸展,往远方的山脉行进。

在今后的许多年里,我们都只能不断推进这个屋子的边界,企图靠近链接现实的分界点。笑笑屋的地面一直伸展到山崖面前,我们甚至可以于山中雪径跋涉,但仍未有离开的门出现。

黄油末日

跨年的这一天,新的希望和新的末日搅拌,涂抹在每个陌生人脸上,让他们变得异常温柔。但其中含的是“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的“善”,是“花时同醉破春愁”的“愁”。世界规定了此刻当醉,便处处山公酩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