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我喜欢肉颤颤的电影名 比如《玉女添丁》、《朱门孽种》、《历劫佳人》、《夏日春情》

 

 

再忍一忍 电视里总有人这么说 再忍一忍 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的 再忍一忍 我很快就会来救你 “再忍一忍 我们马上就可以吃了” 她紧紧捏住一条短短的玉米肠抖了抖 对在超市排队结账的我说

 

 

前年收到小姨寄来我寄放在她家里的一箱书 纸箱已经破损 放在最面上的是1996年出版的川端康成全集 被封口胶带黏住了其中一册的封面 拆箱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狠心直接撕掉胶带 连着书的封皮也被拉下薄薄一层纸面 坦着两大块白白的纸芯 意外地并没有感到痛心 而是痛快 就这样破除了迷信

 

 

在午后 她吃完一碗冰淇淋 我喝完一碗杨梅汤 聊一会儿天 各自耷拉着眼皮嚼嘴巴 缓慢地吧嗒吧嗒 我说 我们好像两条无聊的狗哦 又嚼了几下嘴巴 打了个呵欠

 

 

什么事也没有 一点点也没有 时间像幅风景 万里晴空 没有一丝云彩

 

 

 

修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