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赞成杀掉严重影响生活的畸形儿和患儿,在费尽周章延续这个生命的过程里,他并不能成为一个‘人’ ”。但我这么说只是一厢情愿,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如果按照“生活不会幸福就不要活” 的标准,我也不应该活。

 

竹内好写的鲁迅研究文集里关于鲁迅之死的观点是,他组织了死:

被自己憎恨的人所憎恨,并就此来阻止自己,这就是他的生活哲理。深知被自己憎恨的人所憎恨,对他来说是给予他生活的喜悦。因为对于他所憎恨的人来说,他活着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所以他感到了生存的意义。

……

鲁迅的死很突然,并且来得意义重大。“来得”这个词很恰当,因为那是发生的。并不是生命失去了,而是失去的生命苏醒了。他的精神活在百万人心中,产生了支撑八年抗战的力量。他是普通而又传统的。他就这样组织了死。

他的死,对他来说是他最后一次遭遇的事件,事件虽然自外部发生,但迎来的却是人民的自由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