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里的花儿都开了,开得简直有些没品,枝条齐刷刷往天上冲,大朵花瓣没遮没拦地探在外头、挤在一起,但配合一些微风,一些簌簌作响的绿树,还是有种喜悦光明的美。我就在这个喜悦里看到三个青年男女走来,他们排成纵列,后面两个伸一只手搭着前一个人的肩膀,一路高声聊天,走近了才发现,后面的一男一女眼睛是盲的。他们靠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做向导,没有停顿敏捷地依次跨过铁门的门框,经过我身边,末尾的姑娘梳着整齐顺溜的一条发辫,穿一件簇新的玫红袄子,脸上是非常健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