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两篇别人写的博客,很可怕,连起来很可怕: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你拿蜡笔往纸上画,如果纸上有一滴油,你的线段经过那滴油的时候就断掉了。那个油像是一个山丘也像是一块沼泽,它很难受,我的办法是一遍遍地去描,力争让它们前后相连。有时候行有时候不行,看笔,看纸。

我想我的大脑就是油滴越来越多的一张纸,蜡笔的线段走上去断掉的时候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