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过W先生一天 我说过 智慧的性感还是太感性 才华才是丰乳肥臀啊 见到他以后 我想跟他握手 就说:“握手!” 像命令小狗 他一愣 伸出手跟我握了握

2014年的W就是吴彤老师。重录的《卷睫盼》能听出他声音有明显的老化沙哑了,虽然跟他在轮回时期扎实、豪放、极具爆发力的声音不可同日而语,但还是保留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音色和咬字处理。这首歌可以没有陈琳,但是不能没有吴彤,他引领并定义了《卷睫盼》。

吴彤曾在采访里说,自己从小学习民族乐器,父亲给他找的老师都是各领域的泰山北斗,所以他一直非常有自信(这么说的时候还用力握拳)。对《卷睫盼》的逃避与怀疑,等于他对流行音乐的态度,从轮回乐队到丝绸之路乐团,他一直很坚定,听了成千上万次对《卷睫盼》的怀念与喜爱,持续了一二十年,这个高傲的才华横溢的音乐世家之子,终于动摇了一下,重新考虑流行音乐的价值。

《春光灿烂猪八戒》表面上只是一个胡闹的神话剧,它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魅力,可能当年参与过创作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卷睫盼》随意地出产又随意地遗失,当时的电视剧制作环境可见一斑。

一部胡闹剧,观众却在里面看出了极深刻的意义。它与《大话西游》分别是大陆女性观众与男性观众的爱情圣经,好巧不巧,正好是西游的两个角色,一只猪和一只猴子分别辜负了两个女孩子,刚刚相爱就要面对永久的分离。

人民群众最大规模鬼哭狼嚎的缘由不外乎想起三件事:逝去的爱如何逝去,肩上的担子如何担起来,人生多么无奈。

所以听完吴彤还要再听听欧阳菲菲:

Love is over  请你不要再提起
逝去的爱已逝去  谁也不必再追忆
Love is over  请你不要再说明
过去就像流云  随风飘去无踪影
Love is over  虽然也曾叹息
虽然也曾悲泣  如今都已成过去
Love is over  时光匆匆如流水
流水抚平我心灵  创伤早已无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