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成分

好蓝啊 钨丝灯真的好蓝

 

 

跟爷爷呆在一起的时候 就是我的节日 他在厨房一锅一锅慢慢做现炸的豆腐 椒麻鱼 酥肉 我就守在旁边喊“好饿!” 做饭这件事 如果没有一个快乐的榜样 我只能想到老着一张脸去做家务活 但看爷爷忙碌着准备这些 能感到幸福 上一次我们吃了炖牛尾 他在饭桌上讲与这条牛尾如何相遇 陕西的牛尾与这边的牛尾不同之处 还有菜市场里替他处理牛毛的小伙子多么好 跟爷爷聊天像吃下酒菜 下午吃过炸食 晚上在汤里放了一些来煮 再捏大把青菜进去 吃完开心地洗了碗

 

 

最近最高兴的事 一次性过了护具考试 听到馆长说“好 可以!”以后 我像个滑翔机一样 在地板上来回呼啸飞奔 穿甲练习十分消耗体力 套着一身铁笼子被闷棍暴打的感觉 击面的冲击力(我的上下牙“喀!”的一声啊) 还有打甲手那种实实在在的痛 都需要憋住一口气去忍受 下课后被担忧着询问了 “很多人穿上甲被打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你应该不是这种人吧…”

匿名信

“我喜欢你”,这并不可贵。

没有比迷恋更轻松的情感了,我有一万个下流的笑话表达我渴望你、垂涎你、梦想着你,所有陷入迷恋的女孩儿都能一夜之间精通色情文学。这时对我来说,吻你仅仅是向你问好,仅仅是一次相距三米的没有微笑的“hi”,一个吻之间隔着人行横道斑马线,隔着道貌岸然一额汗,隔着两筐菜篮早市风景。我们明明满脑子都是更惊世骇俗的形容,更礼乐崩坏的想象。

你的一管鼻子,你的一片背脊,你的衣服被身体指挥成一面旗帜,我喜欢着这些。

可喜欢是多么轻易的事情,一百元纸币人人都疯了一样地爱它。

人人都疯了一样地爱你。

可能是为了鼻子,可能是为了背脊。

我也双手高举呼喊着一位性感偶像的诞生,绅士爱金发女郎,淑女爱火爆浪子。何况你无需紧绷绷的裤子或者一罐发蜡,你是那么轻松自在地站在那儿吊着眼皮,扬一扬下巴说:“对吧。”

BJ的妈妈八卦休•格兰特跟人在婚礼偷情被抓住,哇,两个人滚在地上动得跟兔子似的。

毫无疑问,迷恋性感偶像是“兔子”。

迷恋就是一次排卵期的生理现象,就是英文单词“crush”的全部含义。

假如我没有看到你的整个灵魂。

当我爱你的时候你已经老了,你非常神奇地平稳度过了童年、青少年、少年,成为一个好看的青年人,甚至巧妙地用一点点成熟凝重的神情,更深的肤色,薄薄一层胡茬,过渡到将近而立之年。我不是因为你年轻气盛而喜欢你的,也不是你曾经看上去那么健康,生命力那么旺盛而喜欢你,不是你的过去或者时代的回忆,我就是喜欢现在的你。我喜欢你老去了,疲惫了,因为生病而虚弱的样子。你脸上淌过河流般的汗水,皮肤上有斑点和粉刺,每当躬身看对面,你还是同样微微张开嘴吊着眼皮,我跟人说你那样吊着眼皮像匹老马一样。

我听过很多漂亮又妥当的话,看过别人精心修饰和维护的样子,所以你不假思索地胡说八道,随随便便地穿衣吃饭,让我惊愕不已。你颠着脚步说脏话,背对着对手小声骂自己,吸了一下鼻子笑笑重新站好,你老了,但依然是十七八岁的绿色果实,没羞没臊地酸着苦着,拖着一尾巴的叶片慢悠悠地等待被太阳泡出甜味。

我知道你的皮肤下面穿着什么,你是如何被时间碾破,又被意志胀满,是它们让我不再迷恋你。

我不是“兔子”了,才能写这样的情书。

我爱你,是指现在的你,这一刻的你。

即使现在很快就会过去,这一刻马上就会消失。

 

 

 

说再见呀,我的英雄。

 

乏善可陈

要下暴雨 窗户大打开 屋里的盆栽树叶被风刮得哗哗响 我把毯子披上说太冷了 她立刻站起来解释 因为屋子里太闷才开窗的 我连忙摆手 不不不 我喜欢这样 说完便想起那个喜欢被猴子抱住腿的女人

 

 

没有工作的时候 她一个人待在哈尔滨的一家小医院 严冬时节我们找到她 她出来跟我们一一拥抱 邀请我们去吃当地的饭菜 大家坐在车上 看地面的雪都被踩实了 风里还簌簌地夹着雪 盐霜飘动似的 南方小雪温柔可爱 可哈尔滨的雪就是一粒粒冷酷的心 傍晚街道上的房子 是冷调深蓝色 车子一路开过去 看得叫人绝望 那时谁说了一句 “死是寂灭 生不过是一张新闻报纸” 他骗我说是一个作家的话 后来我知道并不是 到了夜里我被人带着到外边谈事情 碰巧在街角遇见了他的亲朋 几个人站在昏黄路灯下 全部耸起肩膀把嘴巴藏在衣领和围巾后边说话 像幅画 《寒冬夜行人》

 

 

想写一部少女漫画支线剧情的评论 终究因为7月底到8月中旬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 拖到再也没有想法可写 忙碌到临时起的标题也很瞎 “2001广告牌爱情故事”(什么嘛?) 只好偷工减料地说一说 这是专门讲述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中 穿插进去的一个彻底反灰姑娘童话的剧情 我们花了很多天时间逐一比对各个国家对这个部分的演绎 一幅幅画面截下来讨论不休 称之为一个精神毁灭的故事:王子劈荆棘过森林斗恶龙闯巨塔来救你 因为他是一个善良的王子 而不是因为他爱你 台湾拍的那一版 广告牌上的告白是亲切的繁体中文 白色底 蓝色字体 画面也沉浸在一种工业化的蓝色中 最让人伤感 “挥别了爱情 要远走高飞……” 写完上一篇博客时 我正处于对着这个故事心绞痛的状态 因此标题是台湾拍摄的番外篇主题曲中的一句

 

Here we are it’s not a perfect world

手机对我来说没什么重要性

“我今天看到了我的偶像 顺丰快递小哥 叫我过去拿快递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 那个手机屏幕 就像剥开的茶叶蛋一样 纵横交错的裂纹 你懂吗 不是一条 不是两条 而是密密麻麻 从头到尾 我都看呆了 我觉得手机应当用到这个地步 而且还不要换”

“你顿时对他产生了一股尊敬之情 是吗 我懂”

“是的 就像有人不经意露出了一条好鞭”

 

 

夏季限定的直径12公分超大杯柚子汁 用外带塑料袋装着 从里面伸出一根吸管 我们把袋子举起来揽在臂弯—— “让我抱着我的包袱喝一口”

 

 

看完《用心棒》 终于体会到三船敏郎的帅气 他不适合做剑豪 也不适合做大将 做一名浪人义士刚刚好 他的帅是一块压缩饼干的帅 压缩饼干多适合他啊 代表了贫与难 粗糙与干燥 顽强与乐观

 

 

我讨厌朱生豪的情书讨厌到 不愿意在任何场合仔细地说他的坏话 这一定是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以前只看过他的译著 当然没有什么要紧 不幸的是 近年来他的情书在网络上走红 随处可见一行行仿佛用过蜜蜡脱毛的男士腋窝念出来的句子 “朱生豪”等于一对开开合合并且是光溜溜的腋下 我是再也不能提起这个名字了

PS. 赵丽华有一首怪怪的诗 想转赠给朱先生

《温庭筠》

梳洗罢,
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萍洲。

我女儿说《忆江南》这个作者
叫温庭筠
妈妈你喜欢他吗
他怎么这么娘娘腔啊
写这么个小女人
在那梳头打扮
这有什么意思啊
他肉麻不肉麻啊
他真的还是个男人吗

Sigma dp2 Quattro

被这个需要用到「条」来做量词的那么一条吸引了 完全是为了「条」我才买的你 !

 

 

一「条」相机 必须还有「碗口」大的遮光罩

 

 

「虽然」成像质量像扎了兴奋剂 「但是」弱光环境中没有跟它搏斗到底的决心就拍不出一张能看的照片

「虽然」兴奋剂

「但是」食屎

充电三小时 只能用半小时的电池 你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