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眸璀璨我捉不住,逝去的爱

深爱过W先生一天 我说过 智慧的性感还是太感性 才华才是丰乳肥臀啊 见到他以后 我想跟他握手 就说:“握手!” 像命令小狗 他一愣 伸出手跟我握了握

2014年的W就是吴彤老师。重录的《卷睫盼》能听出他声音有明显的老化沙哑了,虽然跟他在轮回时期扎实、豪放、极具爆发力的声音不可同日而语,但还是保留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音色和咬字处理。这首歌可以没有陈琳,但是不能没有吴彤,他引领并定义了《卷睫盼》。

吴彤曾在采访里说,自己从小学习民族乐器,父亲给他找的老师都是各领域的泰山北斗,所以他一直非常有自信(这么说的时候还用力握拳)。对《卷睫盼》的逃避与怀疑,等于他对流行音乐的态度,从轮回乐队到丝绸之路乐团,他一直很坚定,听了成千上万次对《卷睫盼》的怀念与喜爱,持续了一二十年,这个高傲的才华横溢的音乐世家之子,终于动摇了一下,重新考虑流行音乐的价值。

《春光灿烂猪八戒》表面上只是一个胡闹的神话剧,它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魅力,可能当年参与过创作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卷睫盼》随意地出产又随意地遗失,当时的电视剧制作环境可见一斑。

一部胡闹剧,观众却在里面看出了极深刻的意义。它与《大话西游》分别是大陆女性观众与男性观众的爱情圣经,好巧不巧,正好是西游的两个角色,一只猪和一只猴子分别辜负了两个女孩子,刚刚相爱就要面对永久的分离。

人民群众最大规模鬼哭狼嚎的缘由不外乎想起三件事:逝去的爱如何逝去,肩上的担子如何担起来,人生多么无奈。

所以听完吴彤还要再听听欧阳菲菲:

Love is over  请你不要再提起
逝去的爱已逝去  谁也不必再追忆
Love is over  请你不要再说明
过去就像流云  随风飘去无踪影
Love is over  虽然也曾叹息
虽然也曾悲泣  如今都已成过去
Love is over  时光匆匆如流水
流水抚平我心灵  创伤早已无痕迹

冲啊鸡米花!冲啊!

路过一所小学,正赶上孩子们放学了,密密麻麻穿着校服的小不点把道路几乎挤满,有一个男孩背着看起来很沉的书包跑过我身边,嘴里大喊:“冲啊鸡米花!冲啊!” 就往零食摊点奔去。

为什么中小学生都特别馋?放学后的时间在路上遇到他们,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吃的,甚至有人边走边吃泡面!回想自己小时候,也是每天最期待和同学勾肩搭背去买零食的时间。那些几毛钱几块钱的零食到底有什么好吃的?现在是完全想不起来了,而且当年吃到便宜零食就能觉得幸福的自己未免也太可怜了吧(哼!小孩子的幸福不稀罕大人的理解! ),长大后的我失去了零食食欲,常常打定主意要买都下不去手,变成了只在正餐上努力扒饭的人。

带着这个疑问,去年有机会跟小学生聊天,就顺便认真地和一个看起来很健谈的同学交流了一下,他推了推眼镜说:“是的,我们放学一定会买吃的,因为学校的饭不太好吃,所以更想吃零食。” 我问他现在小学校园最流行的零食是什么,辣条还有市场吗?他说:“不怎么吃辣条了,流行吃脆的袋装的膨化食品,男生都吃这种。”

除了零食为什么可以蛊惑中小学生的心,还有个迷思是,为什么零食越是便宜名字越是高不可攀?小作坊生产的辣条往往包装上印着飞禽走兽生猛海鲜的名字,再不济也要跟猪肉攀上关系,好像追求的是让人花很少的钱吃一口拙劣的谎言。

三「条」 SIGMA dp3 Quattro

中长焦的确很有必要买一条

不每个焦段各来一条 适马岂不是枉费心机

装上增倍镜后成为全系列最大最重的一款

哎 你这样也算是便携吗

 

 

dp3q因为能表现非常精细的质感

网上有不少人分享他们拍的神片 各有各的毒法

不过某次在卖二手货的网站上

看到这位仁兄拍的烧饼、猪肉、早点摊后

立即决定评为历年最佳

太耐看了

久盯不腻

 

私恋失调

 

的确,人只有在爱的时候才充满创造力,有趣的不是人,是爱。

发现大约五年前记在某处的“情书”,写着:

  • 今年跟你挥手告别的时候,我觉得我是傻的,像所有戴着赠品遮阳帽脸依然晒得通红看孩子运动会的父母亲。
  • 他看上去既不是自信也不是傲慢,他有一种主角的特权,可以认真地不断地重申某种战斗的宣言。
  • 让我说让我说:“我今天又更爱XXX了!” 千钧之上再压个三两斤没什么大不了,但也是足足的三两斤呢,抵得上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半扇乳房呢。

 

 

去年的猕猴桃箱,我说过了,像个母鸡窝,每天回家大家轮流伸手进去摸,渴望摸到一两个已经熟软的,与打探鸡窝里有没有母鸡下蛋无异。但是有好几个猕猴桃,足足放了三个多月,放到风干了,也还是硬邦邦。今年的猕猴桃非常热情,只用了半月,突然一整箱全部成熟,把我们吓一跳,这次像僧侣晨起突然发现寺庙门口摆着一百个嗷嗷待哺的弃儿……现在不得不每人每天以四个为一组的频率在吃。

 

 

 

 

 

 

 

 

 

《Punch-Drunk Love》2002